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老爺子照相散文

短篇散文

老爺子照相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6 00:25 手機版

老爺子照相散文

  直挺著腰桿,微昂著腦袋,老爺子站在上海中心大廈前面的旅游觀光天橋的一個轉角處,一本正經地裝出凝重的表情,凝視著遙遠的宙宇深處,等著攝影的人給他照相。

  上海中心大廈具有世界第二的高度和世界第一的功能,以她為背景照相,是世界各地的游客們趕時麾的必修功課。老爺子工作、生活的地方離這兒不遠,沒事常到天橋上蹓跶,一直也沒有想到照相,今天天氣好,照相的人多,老爺子也來了雅興,就掏出手機,請兩位游客幫他照幾張。

  老爺子健康狀況不錯,肌肉結實,臉上盡管有了一些皺紋和斑點,卻沒有絲毫松弛、臃腫。老爺子有一種悲天憫人的風度,有-副“先天下之憂而憂”的神態,幫他照相的兩位游客以為他是哪里的大人物,內心對他產生了莫名其妙的崇拜,其中一位熱情地指導他站位、擺姿勢,另一位拿著老爺子的手機,調好焦距,抓住他裝模作樣地遙望天際的機會,“咔丶咔” 地拍了好幾張。

  老爺子端詳著手機里的新照,兩位幫忙的游客湊過來欣賞,自夸他們的作品拍得好,又夸照片上的老爺子好像軍事家、政治家,像個偉人。老爺子慈祥地笑,顯得很舒坦,很開心。

  老爺子此刻雖然開心,卻沒有感到得意,因為他并不是什么軍事家,只不過在部隊干過十來年;他也不是什么政治家,只不過在基層當了二十來年小官。至于其他什么“家” ,他就更加不沾邊了:他的球打得不錯,肚子里也有幾兩墨水,伹他從未進入過諸如體協、書協、作協之類的門戶。

  不過,也不能說老爺子沒有家,他是有家的,他有一個真正的家,一個由任勞任怨的漂亮老婆擔任總經理的家,一個由兩個與母親一樣神氣、比父親本事還大的兒子和女兒充當得力干將的家,一個在外人眼里看來很幸福、自己也認為很幸福的家。退休以后,兒子、女兒再三要求老爺子不要出去混,和老媽在家享享清福,安度晚年。老爺子堅決不允,不顧兒女的強烈反對,一意孤行,跑到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找了個企業,給老板當顧問。

  老爺子是性情中人,情感豐富,對于親情尤為注重。他要出去當顧問的動機不是還想干一番事業,也不是圖幾文作用不大的薪金。他的主要思想根源是不想坐下來等死,不甘心給人生畫句號。幸好老板不要求他正常上班,所以老爺子可以隔三差五地回家看老太婆,兒子丶女婿來上海辦事時也會與老爺子聚聚,吃吃喝喝玩玩,然后一聲拜拜,屁股后面冒煙,各奔前程,去干他們自己的事。

  有時候,老爺子不打招呼,直接闖到女兒的辦公室,喝喝茶,東張西顧,看女兒辦公。女兒的單位是市政府的重要部門,里面的干部大都認識老爺子,也都清楚:老爺子與他們是同道之人,他們干的這些工作,老爺子都很熟悉。大家也就不把老爺子當外人、當客人,他來了就請坐,請用茶,他走時就說:“不送不送,有空再來。”

  有時候,老爺子要女兒陪他去逛街,逛步行街,逛大潤發,逛鼓樓商場……女兒雖然工作忙,對于隌老爸逛街的活計卻是樂此不疲。女兒走路時,上半身不動,一雙眼睛脧巡不停,兩條長腿搬個不停,總是拖得老爸腰痠腿脹,最后的情況往往是老爺子和外孫女在商場門廳尋個地兒席地而坐,全然不顧體面,任由那個愛逛街而又總是沒有時間或沒有理由的“導游” 一個人過足癮去。

  女兒也舍得為老爸置點“行頭” ,她口袋里有卡,為老爸刷個三千五千元甚或更多一些,她不會心疼。老爺子卻總是這也不要,那也不要,看他那樣子又不像虛偽、假客氣。女兒沒有辦法,只好嗤之以鼻:不買拉倒!

  都說女兒是父母的貼身小棉襖,其實,老爺子的心思女兒并沒有全部理解。對出嫁后的女兒,父母最掛心的是她的安寧幸福以及發展進步。老爺子希望從女兒身上得到的東西不是金錢,不是衣物,而是安慰和舒心以及自豪感和成就感。女兒十四歲那年春節前,老爺子帶她去商場給她買衣服,看中了一件亮黃色的風衣,一問價錢,二百二十多元,相當于老爺子半個月的工資了,女兒抵死不肯買。大年三十上午,老爺子一個人竄進商場,把那件風衣買了回來。現在每當女兒要下手給父親買衣物時,老爺子心中總會想到那一幕。再聯想到女兒一點點地長大,一步步地進步的歷程,老爺子心中感到無比的欣慰與甜蜜。

  女婿、兒子、兒媳與女兒是不一樣的,盡管他們嘴上“老爸” 丶“老爸” 叫得很甜,老爺子內心總是把他們當做平輩甚至朋友看待,有事說事,沒事斗地主、喝酒。因此,這幾個人都特喜歡老爺子,特敬畏老媽,時時刻刻讓著老媽七分,盡量不給老媽提供“批評指教” 的理由。老媽嘮叨時表述的意見常常令人“不敢茍同” ,小輩們也只好自認“秀才遇到兵” ,心中慍慍然而不敢表于言,等到饕餮了老媽做的好菜好飯以后,對她的怨氣隨即煙消云散。

  老爺子寶刀未老,當老板的顧問用不著過分操心。只要沒有第三個人在場,他對老板的指教、建議乃至責怪,是用不著斟酌詞句的。老板不僅給他一定的報酬,還在公司特地給他安排了書房和休息室。老爺子的女婿、兒子來看過之后,揶揄地說道:大約這個老板的老子死得早,他又找了一個老子來伺候著呢!

  游蕩了一陣子,老爺子感覺有點累,于是就走進了位于上海中心大廈一側的國際金融中心,乘高速電梯上到了餐廳。不是飯期,餐廳里食客寥寥。國金中心餐廳的飯菜價格都特別貴,老爺子根本就沒打算照顧他們的生意,他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摸出手機,把剛才照的照片翻出來,給老婆、女兒女婿、兒子兒媳以及朋友圈的人發了過去。忙活完了,老爺子立起身,大步走出了餐廳。

2019年白小姐救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