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搬遷的散文

短篇散文

搬遷的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6 00:56 手機版

搬遷的散文

  臘月二十三,舉家搬遷,從城北到城西。

  正月二十,又一次舉家搬遷,從城西又回到城北。

  馬云成就了一代電商傳奇,整個世界都知道中國有一個長得像外星人一般的奇跡,人們都說,馬云的出現帶給無數人就業機會,然而與此同時,又有多少行業瀕臨絕境,有多少人被時代所拋棄。

  馬云給了無數新生代青年以希望,卻將曾經目不識丁,靠實體營業的小鋪生意人逼上不歸路。

  每天,無數店鋪轉讓倒閉,每天又有公司開業。

  而,父母的小商鋪就是犧牲品。

  這些年,為生計,父母居無定所,總在搬家。

  一度認為,搬家是在尋找新的客戶資源,為壯大實力,然而反之而言,若不是原地不能滿足生存,又何故不斷翻來覆去,放棄舊有積攢人脈去往陌生之地。所以,搬,不一定是好事。

  在記憶中,2008年,父母經過許久的思想掙扎,下定決心,從漫天黃土的農村出到縣里,在當時那樣的決定是如此艱難。

  1997年,全國解散勞務合同工種,數以萬計的煤礦工人下崗,父親就是這隊伍中的其中一員,當時,有固定的薪水而且相對還不錯的薪資家里的生活很是寬裕,舅舅念書到家里留宿,家人來,無須太客氣,一些家常便飯,“妹子,你這菜里有肉哎”“嗯。吃些肉有營養,快吃吧,哥”那一餐飯,舅舅吃得無比酣暢淋漓,舅舅比母親年長幾歲,因家中變故,母親早早成為人妻,舅舅在工作后繼續考學改變家中現狀,多年后,聽母親講起,那次舅舅回家,對姥姥描述不用擔心妹妹的生活,每頓飯都有肉,真的很好。

  在我的記憶中,牛奶和華龍方便面是我的零食,在那樣的年代,確實是生活極好的人家。

  那一年全國大范圍解聘,父親舉家遷回農村老家,開始了種田為生,天地的生活簡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卻也萬分辛苦,不過在父親最青春的年華時光里憑借自身的努力在村里成為赫赫有名的人物,蓋了锃光瓦亮的大房子,在那個全是土窯的村莊,五間紅亮的大瓦房是全村人羨慕的住所。

  村里人多,大家都以種菜為生,成畝的青椒、洋蔥、西紅柿、黃瓜,日常里吃的基本都種在田里,卻也是最辛苦的一項勞務工作,蔬菜需要用心照料,從開春平始到快入冬結束,基本都不會休息,家里有一間房子專門放置農務工具,樣式種類繁多,就是進出這間房子,我看到了最平凡的百姓生活。

  春天的風呼呼刮過,枯草盡力抓爬土地,嫩白的臉在風沙的吹打下日日聚起皺紋。

  春天平地開始,父親趕著騾子車,帶著扒犁,早早出門,揮一揮手里的長鞭,踩著的扒犁隨著騾子的狂走蕩起陣陣灰塵,曠野之上,父親的身影縮小交會天際盡頭,莊稼人的身影在風與沙的膠著中如此堅挺。

  播種、施肥、除草、除蟲、澆灌、采摘,在父母的勞作中我親眼看到一粒種子從發芽到枯死的生命歷程。

  父親是年輕的后生,頭腦靈活,精力充沛,干起了蔬菜販賣,開大車的人找到父親,以每車一百塊的利潤與父親合作,大車一般可以裝載一萬斤的量,收買的蔬菜拉到北京新發地再賣,一層一層這樣的轉賣,基本隔三天就會回來跑一趟,每次跟隨父親到大隊里的播控室里對喇叭通知,聲音延續擴高整個村子都能聽得清楚,那個我第一次見的手竿話筒包裹一層紅布,調音的機器有無數按鈕,神秘而充滿好奇,我見過播放聲音的大喇叭,那種自豪感驕傲感多年后想起來依然忘不掉的滋味,靜靜站在父親身后,悠然聽到外面的喇叭傳出父親的聲音,激動到跑出院子,興奮跺腳,“社員們注意啦,社員們注意啦,五楊品收大頭辣椒啦,一斤二毛五,有賣大頭辣椒的社員來五楊品家統計下”連續播報五遍,受父親影響,每次面對話筒講話總要喊上兩遍開頭。

  村里的人聽到父親的通知,從地里回來泱泱來家里找父親統計,因價錢高,大家總想多統計些賣個好價錢,很多人圍著父親坐在院里,聽著父親的號令,“大家不要搶,咱們爭取每個人都能摘些,讓辣椒好再長,五叔,你這一千斤先少上二百斤給福明,過兩天再摘”“能行能行,你說怎樣就怎樣,我們都聽你的”蔬菜種的多,長好的時節每天都會變樣子,個頭大分量重,一千斤也只有七八袋子,稍微遲一天摘就會影響下面的生長,一般能出手時就會按節氣盡快賣掉,年紀尚輕的父親就是這樣在村里扎根立足,建立了威信。院里的呼喊聊天聲,放學回來和媽媽做飯,夏日的黃昏映照,就這樣幸福的感覺。

  伴隨這樣的生活,一直到讀高三,在二姨和五姨的勸說下,父母考慮到城里來做些小買賣,田里的生活太累,二姨在一所小學門口開小賣鋪,五姨在校園內開自己的理發鋪,心疼母親,尋找各種各樣的方法要他們離開村子,到外面來,那時,為這件事,商量了很久,村里的生活習慣了,所有家當都在這里,外出萬一做不好,我們讀書的費用開支就會有困難,家里的牲畜怎樣照料,考慮的問題太多太多。

  最終,母親先走出來在學校院內開了一間話吧,父親在家里種田,經常上來送些吃的蔬菜,一張床母親就住下來了,那是第一次真正意義的走出來,搬遷就此開始。

  再到后來,從學校搬出到外面開小小的蔬菜店,再到后來的蔬菜水產店,不再那樣辛苦,穿衣、吃飯都有了很大的改變,過往,每餐飯離不了的一盆子土豆,要干體力活,飯量大,除了過年平日里舍不得吃豬肉,逢節日到城里父母會帶些小零食回來,那時最興奮的時刻,知道父母進城,放學后便早早等在巷口,實在等不及就回家把飯做好繼續出來等,看到熟悉的身影時,欣喜狂奔顧不上拍褲子上的土便跑出迎接。到后來,生活因做生意好轉后,伙食有明顯的改善,總也懷念兒時的簡單。

  現在父母依卻也沒有再回到村里的想法,不管怎樣的生意慘淡,一直在堅持,不管怎樣的搬遷,從未喊過苦,這么些年,一直在為生計奔波的父母也該歇一歇了,我很感謝父母在我成長的道路上給予最溫暖的關愛,最全面的陪伴,教會我上進不放棄面對生活。

  搬遷是走向幸福的節奏,搬遷是轉型的過渡期,半生的搬遷是父母的生活。

  爸爸媽媽,該安定了,如今,換我養你們。

上一篇:童年瑣記散文 下一篇:老爺子照相散文
2019年白小姐救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