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鄉本無情散文

短篇散文

鄉本無情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6 09:59 手機版

鄉本無情散文

  將近年關,互相之間問候的電話也就多了。但是,電話那頭并不是簡單地詢問“什么時候回家”之類的話語,而是帶著輕柔又無奈的語氣問道,“你回家不?”

  是啊,我回家不?離家將近一年了,不知道家里那拄著拐杖,獨立生活的奶奶現在怎樣了?不知道那將近凌晨6點,就拼盡全身力氣爬到村里唯一的那條小路上大喊大叫“報應啊,報應啊……”的殘腿老奶奶而今還在否?不知道那剛從監獄里出來的叔叔,面對妻離子散的破碎家庭,而今是否還有活下去的勇氣?更不知道那平日里火焰極高的隔壁鄰居家大娘,自丈夫因為車禍喪身,而今是否還是面容憔悴,讓人好生憐憫?

  家鄉的記憶從來都是黑色的,我們都是一群害怕黑夜的孩子,我們都害怕黑夜那雙肅殺的眼睛。

  面朝黃土背朝天,這個詞用在家鄉好像并不怎么適合,畢竟家鄉真正以務農為生的實在是太少了。或許因為不得已的謀生,一年僅有的一次見面,使得父母和子女似乎都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一道道溝溝壑壑的坎,活生生地佇立在我們的面前,似乎在向我們耀武揚威。

  黑色,蒙住了我們的雙眼。漸漸地,家鄉漸漸地,就這么淡出了我們的記憶。

  可是,當真正漂泊他方,誰又能真正斬釘截鐵地說,他的心里沒有“家”?即使那只是一段不堪回首、令人痛苦害怕的過往片段。

  是的,我們真的在害怕。

  我們害怕,害怕去面對那一群群孤苦無依的老人。養兒防老早已成為了過去式,多少風燭殘喘老人每天癡癡地端在門前翹首以盼,只希望那離家多年的兒女們,能夠發發慈悲之心,能夠回來看看他們一眼,哪怕只是可憐可憐他們那半身已經埋沒進黃土的人,多么簡單的愿望啊,對于他們,卻都只是一個美麗的幻想。有時候,我主動過去跟他們說說話,拉拉家常,他們眼角不斷蔓延的皺紋和苦澀的淚水,以及那雙被歲月風霜侵蝕過的枯老的雙手,似乎都在告訴我,他們太想念遠方的兒女了,即使是不孝子女,但他們思念之心不變,依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對遠方抱有滿心的期待。甚至,當我問道有沒有想過要去投訴那些不孝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律法,他們有權利,也有足夠的證據去為自己爭取應得的東西。但是,他們都卻只是含淚搖頭:我們還能夠支撐下去。悲哉!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除了同情,我不知道還能夠說些什么,真的不知道。

  我們害怕,害怕面對那一雙雙冷漠的眼神。一道道圍墻,防住了小偷,防住了冬天,也在不經意間,將春天都阻擋在了門外。有時候我真想拿一把鐵錘,將那高傲的圍墻全部推倒,可于我一人之力,又能奈它們如何?經年噓寒問暖的好鄰居,變成了一具具只為利益驅使的行尸走肉。昔日的歡聲笑語,變成了那幾乎震耳欲聾的爭執聲。甚至一次小小的利益沖突,都可以導致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災難的降臨。于是,我們都在無奈中,喪失了面對的勇氣。

  我們害怕,我們都在害怕。其中最害怕面對的,莫過于家庭內部無休止的爭吵。身處同一個屋檐下,一年僅有的一次重逢,卻因為諸多的原因,終日吵鬧不休。或許,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我們誰都不能夠了解誰。或許,時間真的已經在不經意間,將我們之間那微弱的繡著“親情”的紅線,偷偷剪斷,從此,我們都成為了擦肩而過的陌路人……

  前幾天,一個多年不見的好友打電話告訴我,她回家了,她說呆在家里實在是悶得發慌,無聊到幾乎抓狂。昔日一起長大的好姐妹們,大都一聲不吭地遠嫁他方了;昔日說好一輩子的玩伴,早已追尋夢想各奔東西;昔日因溺水事件牽連的幾戶人家,因無法面對失去親人的苦痛,毅然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

  只剩下,真的就只剩下那一群孤苦無依的老人,用人生最后僅有的幾年光景,勾勒著家鄉最后的風景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沒有遠方的任何的叮嚀和關懷,就著那微不足道的所謂“養老金”過日子。或許,他們和我們一樣,都在懷念,懷念曾經的溫馨和幸福。家鄉本是最溫暖的港灣,卻因為一道道無法逾越的坎,毅然朝著反方向,漸行漸遠。我們也曾擁有別人不曾擁有過的最真的快樂,我們也曾擁有過別人不曾有過的獨特的幸福,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隨著經濟的突飛猛進,這些儼然都成為了路過的客人,一別再無相見之日。

  年輕一代就如展翅高飛的鳥兒,自起飛的那一刻起,家鄉就從此被拋諸到了腦后。經年累月下來,家鄉漸漸地就老了,仿若一個被子女拋棄的老人,它真的老了。或許,它也開始后悔了吧。如果當初能夠對子女多多呵護,奈何會落到“無人送終”的下場?

  突然,我聽見了一陣啜泣的聲音……

2019年白小姐救世报